巴南网——让巴南走向世界 让世界知晓巴南 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巴南日报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络谣言举报
 
新闻·时评
 
发展·民生
 
论坛·互动
 
休闲·旅游
 
善美·图库
 
思想·文化
 
科教·健康
 
房车·生活
 
首页六大文化工程非物质文化遗产文明瞭望台理论茶香文化沙龙巴南作家巴南榜样巴南文艺开卷
 
当前位置:返回巴南网  >>  文化沙龙  >>  正文
 
中朝军歌作曲家、巴南女婿郑律成(下)

发布时间:2018/11/6 16:17:25
中朝军歌作曲家、巴南女婿郑律成(下)
他还留下了“麦琪,我亲爱的麦琪”

 

1976年郑律成在长春电影制片厂为电影《锁龙湖》配乐时照,时年62岁。(资料图)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和《朝鲜人民军军歌》的作者——著名作曲家郑律成,原为朝鲜人,后加入中国籍,是出生于巴南区的中国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的丈夫。作为1939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外籍革命者,他还写过著名的《延安颂》,有着波澜壮阔的传奇生涯。

 

渔猎

 

郑律成是一个打猎和打鱼的高手。据丁雪松回忆:“他用朱老总送的那把步枪打过不少野味,延安附近的山山峁峁他几乎走遍了。鲁艺不少师生吃过他打的黄羊、野鸡、野兔。”1941年,郑律成还为他和雪松的婚礼打来了大餐:“我们用一只黄羊和老乡换了黄米和红枣做成年糕,另一只烤成羊肉串,用来招待客人。”

 

女儿郑小提说:“1953年,爸爸从大兴安岭采风回来。把从森林中打来的野鸡、啄木鸟做成标本挂在家里的墙上。还用松鼠皮给我和妈妈做了一身外套,看着我和妈妈都变成了松鼠,全家人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三年困难时期,物资缺乏,很多人得了肝炎、浮肿等病。“我爸爸到山上打黄羊、野鸡,下河捕鱼,渡过了难关,家里人都没得什么病。他捕获的猎物,还给许多同志家送去。虽然数量不多,也算雪中送炭,他们后来提起还念念不忘。”

 

1976年,郑律成和写过《刘三姐》的编剧乔羽,为电影《锁龙湖》创作主题歌,到山东微山湖体验生活,住在一个水库边,大水闸下面有很多鱼,但水库的职工们却难吃鱼,因为用钓竿、撒网很难弄到鱼。郑小提说:“爸爸从当地老乡那里买了张大撒网,约几个人到水闸下面,在两个桥墩之间,一个人拉着网的这头,另一个人拉着网的那头,同时沿着桥墩往关闭着的闸门拉,鱼在网上游不出,逃不脱,活蹦乱跳。包围圈越缩越小,最后一收网,一网不下几十斤。不过一中午时间,就捕了二三百斤鱼。这二三百斤鱼,爸爸都送给了工程指挥部食堂,改善职工的伙食。大伙儿佩服他,亲切地喊他‘老郑’”。

 

老郑打鱼,还闹过笑话。据他的渔友、老工人刘彩元回忆:“有一次我们在通州一条河边下了网。我撒网,老郑记五线谱搞创作。天上有飞机在飞行,我拉好网回来一看,老郑不见了。原来民兵经过,看到天上的飞机和正在记五线谱的老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给押走了。我追过去和民兵理论,他们说他一边看飞机一边记暗号,肯定是特务。我就给他们解释什么叫五线谱,老郑是谁,他们这才放了他。”

 

重庆

 

重庆女婿郑律成和丁雪松在延安结婚11年后,1952年到重庆拜见岳母,1953年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第四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郑小提说:“我爸爸当时在中央歌舞团,接到任务,要创作一个大作品去参加这个活动,他就想到我妈妈出生在重庆木洞镇,听她说过从小听川江号子长大,就决定去采风,还要去见见岳母,好好问候一下她老人家。”

 

据李慧善《郑律成评传》记载:“郑律成端端正正地戴好列宁帽,围上一条格子围巾,套上罗纱布的外套,脚上穿着擦得油光铮亮的皮鞋,手提礼物,敲开了岳母家的门。”郑律成终于见到了岳母和大舅子。娘家人第一次见到了女婿,都认可了他。

 

当时的川江号子,还是原嗓原唱,原汁原味。郑律成和四川歌舞团的音乐家、川江号子专家朱中庆等人从乐山顺岷江而下,和船工们在船上呆了5天,也听了5天的号子,一直听到重庆北碚,才上岸。多年后,朱中庆对郑小提回忆说:“5天当中,船工罗自清演唱了下滩、抛河、平水等号子。大家都被这从未听过的旋律所震撼,感到新奇和激动。郑律成老师说:‘连续几天听同一样音乐而不感到厌倦,且不知就里,说明它的高深和源远流长’。他还说:‘别小看它。它是套曲,是咏叹调’。”郑小提说:“当时条件差,没有录音机。我爸就是听船工边唱边记谱,通过这次采风,他创作了大型无伴奏合唱《江上的歌声》。”

 

《忆麦琪》

 

1976127日,郑律成突然因脑溢血去世,享年62岁。那一年,郑小提33岁,丁雪松58岁。在丁雪松的回忆录中,这一天被描述为“这是不忍卒读的一页”。

 

丁雪松回忆:“第二天我将出国旅行,担任中国人民友好代表团副团长,访问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机票早已买好,波音707客机将于8日晨7时准时起飞,5时就要从家里出发。”

 

郑律成说他感到头昏,想去郊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顺便网点鱼为妻子践行。郑小提说:“这也是我爸的老习惯了。通常他觉得头昏胸闷,不管春夏秋冬,都到户外到山上或河边去呼吸一下,就好了。但那天气温已降到零下10度,狂风怒吼。我爸带着侄孙女银珠和6岁的外孙剑峰去了昌平运河。中午时分,我妈接到银珠打来的电话:‘爷爷不好了!他晕倒在运河边上。我们正在昌平医院,家里快来人啊!’我立即打了一辆出租车先赶去。下午五点多钟,我爸的心脏停止跳动。”

 

丁雪松想起明天自己还有出访任务,马上抓起电话向有关部门请示:“郑律成突然病逝,我请组织上取消我的出国访问”。她的回忆录留下了当时的沉痛情景:“我不相信律成会死,我们的女儿小提哭着、嚷着:‘一定是诊断错了,爸爸没死,不能把他一个人放在太平间里冻着,我要去看爸爸,把他接出来’。我神思恍惚地也要随女儿去,但是被人们拦住了。女儿去了很久,深夜才赶回家,泪流满面地说:‘爸爸身体已经僵硬了’。”

 

郑律成的音乐遗产,除了最著名的中朝两国军歌和《延安颂》,还有他用韩文清唱的美国民歌《忆麦琪》。郑小提说:“我爸去世后,我妈在遗物中发现了一个没有标题的盒带,放进录音机一听,是我爸的声音。他唱这首歌的时候大约在60岁左右,当时用卡带录音机,在家里自己录下的。2013年我去拜访我爸小时侯读过书的和顺郡,郡守安排了宴会欢迎我们。我刚唱出这首歌第一句的头几个音,在座的所有人,包括郡守在内,马上一起齐声高歌,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1933年父亲19岁离开故乡,从未回去过,但老家人人都还记得这首歌,都还会唱。”

 

2010421日,《郑律成评传》的作者李慧善在北京拜访92岁的丁雪松,后者患严重的帕金森病,已无法交谈。但丁雪松坐在轮椅上,突然就用韩语唱起年轻时丈夫教给她的三首歌,前两首是《春天来了》《阿里郎》。李慧善写到:“接下来一个更令人感动的场面出现了。她竟唱起了《忆麦琪》,丁雪松像孩子般流着泪唱这首歌。从这位刚强女性的眼泪中,我们读到在上个世纪那充满激情的年代,发生在他们身上悲切动人的爱情故事。”   

 

(摘自《重庆晨报》)

编/杨梦逸 核/朱琳 审/杨超

 
 
  头条推荐
  ·主动作为精准施策  确保决策落地落实
·靠前服务  精准施策  大力支持民营企
·今年全区已发放稳岗补贴一千二百余万
·让民营企业在巴南发展更有激情和动力
·靠前服务增强民营企业获得感
·2018重庆消防大型融媒体直播晚会
·在决战脱贫攻坚中书写奋斗人生
·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重要指
 
 
  今日要闻
  ·国内首次大规模展出华文广告作品
·2018华熙独立音乐季&论坛梦想与
·接龙镇:百姓茶堂扫黑除恶专题开讲
·区领导率队调研接龙镇乡村振兴工作开
·健康主题公园健康“当道”
·合力打造黔川渝文化旅游“金三角”
·推动黔川渝毗邻地区文化旅游高质量发
·发展文化旅游  助推乡村振兴
·合力打造旅游升级版  共同创造高品质
 
 
  图片新闻
 
首幅人工智能绘制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真相能否和盘托出
马桶、烛台、吊灯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垫江新闻网 长寿新闻网 云阳网 巫溪门户网 合川新闻网 荣昌新闻网 梁平网 璧山网 中国奉节网 九龙坡网 大足网 武隆网 丰都新闻网 沙坪坝网 北碚网 黔江新闻网
主办: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宣传部

制作维护: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巴南日报社    渝ICP备13002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