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南网——让巴南走向世界 让世界知晓巴南 2020年6月5日  星期五 巴南日报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闻·时评
 
发展·民生
 
论坛·互动
 
休闲·旅游
 
善美·图库
 
思想·文化
 
科教·健康
 
房车·生活
 
首页六大文化工程非物质文化遗产文明瞭望台理论茶香文化沙龙巴南作家巴南榜样巴南文艺开卷
 
当前位置:返回巴南网  >>  文化沙龙  >>  正文
 
小时候在戏班子,我有个外号叫“戏贼”

发布时间:2019/5/16 16:17:39

川剧名旦牟芷苓忆梨园往事(上)
小时候在戏班子,我有个外号叫“戏贼”

▲1950年代《梁山伯与祝英台》剧照,牟芷苓(左)饰祝英台。
 
87岁的牟芷苓女士,是原重庆市江北区川剧团国家二级演员,知名川剧艺人。1932年出生于四川省宜宾一个梨园世家,7岁学艺登台,在云贵川跑滩巡演,擅长闺门旦、青衣,常演《绛霄楼》《三祭江》《乔子口》《杨八姐盗刀》等传统剧目,后来还演过《杜鹃山》《孔雀胆》《枫叶红了的时候》《于无深处》等话剧。我们将用三期专栏,打望这位梨园女杰悲欣交集的戏剧人生。
 
1.学戏
 
站在牟芷苓家的阳台上,看得见重庆江北溉澜溪长江边塔子山上的文峰塔。青山白塔,非常漂亮,比她从小演过的《水漫金山》镇压白娘娘的雷峰塔要小,比《哪吒闹海》中哪吒他爹托塔李天王的七宝玲珑塔要大。牟芷苓说:“这个塔是清代光绪年间修的,跟南岸黄桷垭的文峰塔,下浩觉林寺的报恩塔,‘三塔不见面’。四女儿小时候,我带她爬上去过,她把眼镜搞丢了,没找到,心痛了一阵。”
 
牟芷苓小时候最心痛的,是在宜宾老家,父亲——一个川剧艺人的去世。川剧共有昆、高、胡、弹、灯五种声腔,只有灯戏出于本土,其余四大声腔,均系早年分别沿川西岷江、川东长江、川北嘉陵江和川南沱江四条大河输入四川,所以川剧就按声腔的流行区域划为“四大流派”,也叫“四大河道”: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西坝”,擅胡琴;以重庆为中心的“下川东”,胡琴为主,众调纷呈;以资阳为中心的“资阳河”,高腔大本营;以南充为中心的“川北河”,多唱弹戏。
 
“我的老家在宜宾街上,老名字叫大土地,后来宜宾专署搬来了,我们那条街就叫专署街。我是梨园世家,爸爸两兄弟都是唱戏的,爸爸叫牟耀光,是张德成(川剧须生名角)的徒弟,是唱须生的,唱红头子,就是唱关羽。他没读好多书,但是脑壳很聪明,后来他自己都可以写剧本,当导演。爸爸死得早,当时我才六岁。”
 
爸爸两兄弟都是唱戏的,一直没有分家。“我伯伯叫牟子华,是唱女角的,也成了家,有伯娘,没得生育,就把我过房给伯伯。我爸爸死后,这么大一家人就靠我伯伯一个人唱戏维持生活,很老火。我伯伯觉得我聪明,还是块学戏的料。所以我还没满七岁,就跟伯伯出去学戏了。离家时,我妈妈很伤心,走时对我说:跟到伯伯要学出来。”
 
当时日本人到处轰炸,唱戏的也老火,没得观众就收不到钱,吃饭都困难。“请我们去唱戏的东家,只供应吃饭,没得菜。伯伯有几个徒弟,我最小,大师兄、二师兄就把我带起出去要咸菜。我出去就要得到;他们出去,就不容易要到,因为我很小,也不晓得啥子叫羞。我那阵就演娃娃戏了。”
 
2.打戏
 
学戏第一件事就是练功,早上起来,四点多钟就去吼嗓子。牟芷苓说:“吼嗓子就要放开吼,在街上要打扰周围的人,比我大的师姐带起我,就到有河的地方,河水流得哗哗哗地响,就到那些地方去吼,跟那个水比声音。表现得好的,回来就在城门洞,吃得到一碗稀饭。那阵只有两顿饭,没得早饭。回来还要搁腿、走台步、学枪把子。学踩跷是最艰苦的,那个跷一踩起,不是站在平地上,按我伯伯的要求,是要踮起脚尖站在板凳上,不敢动,一动就要摔。当时没有钟表,就站香,先站三分之一炷香,再站半炷香,后来就站一炷香。一炷香大约有半小时。”
 
芷苓学戏还是快当,没学好久就可以唱《绛霄楼》了。“我第一个发蒙的戏就是唱《绛霄楼》,那阵学习又没得剧本,口传心授,全靠脑壳记,学了差不多有三个月,我就可以唱《绛霄楼》了。”
 
老话说,角儿是打出来的,你遭打过没得?“哎呀,我遭打得哟,我伯伯对徒弟要宽些,对我就特别严。他说如果我对自己的侄女不严的话,我就没得办法管我那几个徒弟。平时唱戏唱错一句,就用竹片片打个手板,或者是打屁股,有一次唱《小放牛》,我演问路的村姑,跟放牛娃对唱,‘天上桫椤是什么人栽?地下的黄河是什么人开?天上桫椤是王母娘娘栽,地下的黄河是老龙王开’。结果我对错了,我晓得今天戳了拐,肯定要挨打。”
 
这回就不是竹片片了,是拿马绾绳打的。伯伯武旦出身,这场打戏,打得比戏台子上还凶。“马绾绳就是舞台上那些上马下马耍的马鞭杆,打起痛得不得了,巴倒痛。那个马绾绳高头很多戏,一下抛出去,一下收转来,相当于戴在手上的缰绳,用富贵竹做的,不是竹子,竹子没有柔韧性。打得我没得办法,就跑到一个唱武生的屋头去,一下钻到床脚去躲。他唱武生,我伯伯唱武旦,他说话,我伯伯还是要听,就拦倒起说情。伯伯也打累了,就饶了我。爬出来,伯伯就教育我,说打你是要你学出来,要唱当家人;你如果学不出来,永远站边边吃受气饭。”
 
3.偷戏
 
学戏难啊,芷苓在戏班子,为了学个戏,酸甜苦辣都尝尽。“有一个孃孃,名字我搞忘了,嗓子不好,唱不到正角色(女一号),尽唱些二、三旦子(女二、三号),但她肚皮头有货,会的戏很多。我有时间就给她跑点路呀,她喜欢我,说我来教你唱《三祭江》,我心想太好了,我就用心地学,没过好久我就把这个戏学到了。”
 
《三祭江》是著名的三国戏。刘备之妻孙尚香(孙权之妹)得知刘备死讯,前往江边哭祭刘、关、张三兄弟,分别运用高腔、胡琴和弹戏三种声腔。“当时教戏没得剧本,就一句一句地教,有些台词我也体会不到,但她教我唱,我就跟着唱就是了。把这个戏学会后,我就跟伯伯说,我学会了《三祭江》。他说你在哪里学的?我就说是那个孃孃教我的。他说你唱给我听呢,我就唱给他听。我伯伯听到很高兴,就马上给我置行头,三祭江要穿白噻。”
 
学不到的戏,她就偷。“有些老师唱得好,他唱的时候,我就在马门边,反正是他看不到我的地方,躲起,他唱我就听,就记在心头。后来他们晓得了,就给我取了个外号叫‘戏贼’,我就恁个偷着学了好多戏哟。”
 
还有些师傅,不用偷,主动教她。“我伯伯有个拜把兄弟,我也喊他伯伯,叫陈幺幺,是唱旦角的,胡琴、弹戏都唱得好。他喜欢我,他说幺儿,我两个打个赌。我说伯伯打啥子赌嘛?他说我教你唱《乔子口》。我一听,哎呀,《乔子口》是弹戏,而且是非常非常难学的唱功戏,是狠抓观众的。我说要得嘛,但是我输了,我没得赔你的哟!他说没得啥子,你赢了就吃一碗炸酱面。我说要得嘛。”
 
《乔子口》是著名的包公戏《血手印》的一折,烩言情与侦破为一锅。“我就硬是用心地要吃定他这碗炸酱面。陈幺幺一晚上教我的《乔子口》,第二天我就使劲地背。我两个打的赌,第二天晚上我就要背给他听。背完了,他说你娃娃有点聪明呢,这碗炸酱面你吃得成了。我硬是吃了他一碗炸酱面。实际上,一晚上要学一个《乔子口》,那也是不可能的,是因为他平时唱的时候,我就在偷,我先就偷到一些。这个戏是在鱼洞溪学的,我刚满十岁。”
 
转自《重庆晨报》
 
 
编/张英 核/朱琳 审/杨超
 
 
  头条推荐
  ·微视频丨你好,长三角
·第一报道  |  同德国总理通电话,习
·时政微纪录丨为了人民健康——习近平
·时政新闻眼丨如何“织网”“筑墙”?
·联播+丨习近平:以钉钉子精神夯实自
·时政微周刊丨总书记的一周(5月25
·  六一节,总书记为他们点赞!
·一切为了人民
·这就是中国
 
 
  今日要闻
  ·百余名基层妇联干部忙“充电”
·市教委来区调研职业教育发展  乘势而
·6月8日起揭开石滩“醉美”篇章
·55.24亿元!巴南春季房交会再创
·何友生在重庆大江杰信有限公司调研时
·我区将携手恒大打造文旅康养小镇  承
·区委理论学习中心组2020年第三次
·坚持预防为主  改革完善疾病预防控制
·“稳”!“保”!习近平说:兜住民生
 
 
  图片新闻
 
第二届重庆市青少
小小乱针绣传人“
英国纪念诺曼底登
外国友人在中国竹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广告服务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垫江新闻网 长寿新闻网 云阳网 巫溪门户网 合川新闻网 荣昌新闻网 梁平网 璧山网 中国奉节网 九龙坡网 大足网 武隆网 丰都新闻网 沙坪坝网 北碚网 黔江新闻网
主办: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宣传部

制作维护:中共重庆市巴南区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巴南日报社    渝ICP备13002440号